说说520 > 玄幻魔法 > 再无人间 > 第三之百七十八章 姗姗来迟之秋

第三之百七十八章 姗姗来迟之秋

推荐阅读: 隐婚天降巨富老公苏贝陆赫霆   弟子,拜见师尊!   洪荒之吾为主神   影后她只想学习   狂妃来袭:腹黑王爷诱入怀   花瓶女配开挂了   极品花都医仙(又名:天行医尊)   绝世名尊:都市之天王归来   富豪继承人   天行医尊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炮灰修真指南   重生之最强刀皇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权倾天下,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萌妃逆天:美人王爷心尖宠   繁星书士   全职艺术家  

    本章配上音乐,效果更佳!

    音乐名:空蝉——高梨康治

    只可惜我们。终究还是要刀锋相向……

    只可惜那年。发生了太多我们想不到的事情……

    只可惜正邪。永远不能两立……

    只可惜你我。没那作为朋友的缘分……

    只可惜了……

    那年的那个你我都一同期盼过的秋天……来的太晚……

    上官霜讲完那故事,苍老的脸颊,似乎在那一瞬间又老了好几岁的光阴……

    叹息一声道:“后来……我终于还是加入了这场战争……在我的帮助下,神罗有如神助,多次先邪宗一步进行了拦截,打的邪宗……更加的支离破碎……”

    上官霜说着,那紧紧盯着李一凡的双眼,眼神中的愧疚之意也跟着愈发的浓重起来……

    “眼看着邪宗即将退入鬼域之中。情急之下,神罗还是控制沁儿参战了。为了保证沁儿的安全……我也只好加入战斗……”

    上官霜继续诉说着。

    “在对于邪宗的最后一次追击战中。因为神罗灭敌之心渐浓,沁儿也跟着多次失控。那是来自于神罗圣女的力量。别说是普通的契神士,恐怕就是达到九阶的绝对强者也绝对难以应对。”

    上官霜的情绪似乎愈发的低落起来。停顿的片刻,李一凡甚至可以从那老者早已没了什么光彩的眼眸之中看到那已经逐渐燃起的战火……

    “眼看着……”上官霜又不受控制的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眼看着……身旁的同伴逐一被沁儿失控爆发的力量所击杀。李邪着急了。为了掩护邪宗残部的撤退……李邪决定孤身涉险,亲自阻拦沁儿。那手里的剑……”

    上官霜的声音再次戛然而止,而此刻那老者身上已经出现了频频的颤抖。

    白珊秋也是第一次见父亲的情绪低落至此,那脸上是数不清的心疼,赶紧扶住父亲。

    上官霜拍了拍白珊秋的手,示意她不必担心。自己则继续说道:“那手里的剑砍向沁儿……可是……可是……就在那么一瞬间,沁儿的失控却突然停止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在那么一瞬间,沁儿身上属于圣女的力量竟然在一瞬间荡然无存……呵……”

    上官霜说到这,一阵苦笑:“李邪……是我们三人之中,力量最为霸道,实力最为强悍的那个。试问,一个没了圣女力量的圣女,如何能挡得住那巅峰强者的一剑呢?……”

    那双苍老的眼眸之中,战火四起,那战火里……有苦痛亦有悲伤……有惋惜亦有无奈……

    那剑刃就那么刺穿了圣女的身体……鲜血淋漓?上官霜不记得了……

    只记得当时的自己宛如发了疯一般。手中握着那把短刀砍向了那从前的挚友,砍向了那自己从前约定一定要一起在秋天看月季的,一生的朋友……

    “唉……”

    上官霜那一对苍老的眸子,此刻已经尽是泪花,悔恨在那满是皱纹的老脸上书写的淋漓尽致。

    “我记得,那似乎……是我出刀最快,最准,最狠的一次……”上官霜已经开始出现了哽咽:“也是我最最后悔的一次……夕……亲眼看着李邪倒在血泊之中……后来在鬼域中自尽……”

    上官霜说到这里,不禁苦笑:“一切都结束了。那一天之中,我失去了两个对我最重要的人……可是……”

    那老者不断哽咽着,让人难以想象那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可是……那年的秋天……那年的秋天却迟迟都没有来……我只是想再活在秋天里一次啊……”

    听着这样的故事,寒冬几人相视一眼,说什么也没想到剧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程度……

    上官霜说着,那六十多岁的苍老身躯却是猛然一颤,跪倒在了李一凡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杀了李邪,是我……是我逼死了夕……对不起……”

    上官霜此刻已经再也控制不住,几近失控的捶着那地面,心痛欲绝……

    这些情绪,他足足憋了二十年了。这声道歉,他曾几何时都多次以为,自己此生都再也没有机会去说……此刻说出来,倒是痛快了许多。

    不远处的大憨和肆野,紧紧盯着李一凡那再一次攥紧的左手,知道自己的少主此刻更是备受煎熬。

    李一凡又一次点起烟,那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可言。

    吸了一口烟,只是淡淡的说道:“姐姐告诉我。母亲说过,此事与你有关却不该怪你。不准后辈对你寻仇……你起来便是。”

    上官霜抬眼看着李一凡,那青年的样子,没有李邪洒脱,可是却分明带着从前故人的影子。

    整理着情绪,并未起身,跪着说道:“从沁儿和李邪死的那天开始。我便早已不计生死。本来想着,就那么一直逃避下去……自从遇见了你……自从我知道你的意图以后,我就知道,我其实始终都深陷其中。所以我今天到这,有些事情,孩子……”

    上官霜颤抖着声音:“我必须告诉你。”

    李一凡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上官霜。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死人肉白骨之法!”

    上官霜的声音回荡着。站在上官霜身后的楚心瀛却分明看到那话音响起的一刻,李一凡的身子竟是猛地颤抖了一下!

    上官霜大喊着又缓缓冷静下来,低着头道:“沁儿死后。我像是疯了。不顾一切的带走了沁儿的尸身。跟你一样,开始寻找那生死人肉白骨的法子。”

    李一凡此刻似乎已经没办法继续冷静下去,那掐着眼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我劈开了东海的结界,找到了东海神女,从她口中讨到了那所谓的方法……”上官霜回忆着:“为了实现那方法。我不顾东海神女的阻拦,我去了北地,杀了守护冰晶棺的大批雪人,又拿到了浮尘珠,抢走了木林族的往生草。甚至……甚至失了底线的打败了九个九阶的强者拿他们作为祭品……宁愿九命换一命,我也在所不惜……”

    上官霜说着,举起了那手中早已没有了任何标记的短刀:“那法阵,剥离了我的九个标记。九条活生生的性命被沁儿的尸身强行吸干……可是……可是沁儿却还是走了……孩子……”

    上官霜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看着李一凡,恳求着:“放弃……行吗?……放弃!那方法……那方法根本就不存在!斯人已逝,我们又为何一定要强留呢!?我已经欠你的太多了,我不能再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你也跟我一样走上一条回不了头的路了啊!回头是岸啊!……”

    上官霜大吼着,缓缓站起身,朝着李一凡走去,那声音中却满是祈求……

    那左手的指甲死死的陷入皮肉之中,李一凡感觉不到疼痛,心中也不清楚所想,只是那么立在那……

    大憨和肆野等人在不远处看着李一凡,难道结果真的又是如此吗?

    大憨和肆野不清楚上官霜所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是却都清楚,他们一定不希望那是真的。自己这可怜的少主已经为此背负了太多的罪孽。难道那向来被称为是公平的上苍,就是这么个公平的方法吗?难道就真的又要把这苦命的人儿,再摧残几遍才罢休吗?!

    两人心中怒吼着,一旁的千亦却是突然倒下……

    邪宗众人看着千亦突然倒下,纷纷去看。此刻千亦的手,紧紧按在心脏的位置,眉头紧皱的躺在地上。

    众人都已知道,千亦的心很奇妙的可以感知到跟李一凡同等的痛苦……看来李一凡现在所承受的,便是如此了……

    千亦倒下,李一凡却依旧站在那里,仰天一阵大笑。

    那笑声,几近癫狂……

    “斯人已逝……回头是岸?……”李一凡笑着看向上官霜:“老头儿,你他妈还真会开玩笑啊……”

    李一凡说着,缓缓走向上官霜。

    “我记得你已经说过几次我入魔已深的话了……”李一凡冷笑:“可既然入魔已深,又何来的回头是岸呢?嗯?”

    上官霜看着李一凡那已经陷入癫狂与狰狞的脸,不知道还要再说什么……

    “叫我回头?你他妈也配!”李一凡怒吼着,不受控制的一把推到上官霜:“回头?你说你曾经也试过这方法……上官前辈……当初的你难道就无人阻拦?!当初的你,难道就未曾入魔吗!?”

    李一凡死死盯着被推到在地的上官霜:“可当初的你……又可曾回头呢?”

    李一凡说到这,停顿下来,喘息片刻,才缓缓再次开口:“你听好了。我不信你的鬼话……生死人肉白骨之法,是存在的……”说罢,便是转过身,兀自踱步。

    那声音再度响起:“上官霜,回去……”

    那一声“上官霜”竟然像极了当初李邪的口吻……

    上官霜此刻的情绪也以低落极点,他实在不忍看着那被自己欠下了太多的故人之子如同自己一般的走向那条不归的路,只得再度大喊:“你该珍惜眼前人的!……”说说520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