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玄幻魔法 > 覆血夜刀行 > 南靖风云 第297章 我可辱太玄不可辱

南靖风云 第297章 我可辱太玄不可辱

推荐阅读: 外门大师兄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生命的最后两年   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   高龄巨星   超级重炮   钓溟   队里最强的都会死   女装大佬的灾难   冠上珠华   九星之主   通天图鉴   签到从捕快开始   你是我的心门   在漫威世界里签到   百花大帝   凤归九霄:狂妃逆天下   万载浮沉  

    周老九这话说得平平淡淡,没有丝毫霸气侧漏,却隐隐间有种大道无形。

    吴安全趴在远处奄奄一息。

    他望着此刻的师父,明明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甚至比寻常百姓还要佝偻几分,就是这样一位毫不起眼儿的老者,此刻面对鬼气森森的藏阴刀第一斩,竟面色不改态度虔诚,摆出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气概!

    “师父——快逃!”

    吴安全声嘶力竭地大吼,可周老九却依旧不为所动。

    此刻的他反倒越站越稳,任前方刀锋嚯嚯犹自岿然不动。

    “藏阴九斩第一斩式·宗虎!”

    姜十二浑身爆发出惊天气势,黑色的刀芒撕裂空气化为斑斓猛虎,朝周老九的脑袋上劈头盖脸砸下,瞬间将周老九一头谢顶白发吹成了左右中分。

    “定。”

    周老九只默默吐出一个字。

    刀锋正式砍上周老九的肉身,却好似泥牛入海一般难以再寸进分毫!

    凛冽的刀气宛若睛额大虫般狂乱撕咬,流窜的气流将周老九整张脸皮吹得七荤八素,好似一张被捏出花褶的饺子皮般波澜不息,却根本砍不到他一丝一毫的苍老皮肉!

    “送。”

    周老九又缓缓吐出一个字。

    黑色的刀芒竟开始逐渐涣散,那只凝形的漆黑猛虎好似被剥皮抽筋般骨肉离散,没过多久便逐渐扭曲歪斜晕成一片混沌,好似一幅泼墨描绘的猛虎下山图丢到了水缸里面,墨汁遇水则花,荡成一片缭绕浮云的褐色黑烟。

    一切都发生在须臾之间,令人难以回神却又难以回味。

    西梁十二名刀姜十二的成名刀招第一式,就这般被轻描淡写地彻底化解!

    “怎么可能!”

    姜十二感觉脸上异常发烫,他瞥了一眼身旁的鸠摩和尚,本以为他会对自己哂笑嘲讽,却见此刻的鸠摩早已面色凝重起来。

    “姜施主,周道长再不济也是一峰掌座,看来我们还是对其过于小视了。”

    “这有何难,老子还剩八刀!”

    姜十二言语懊丧却强撑面子,一众随从刀客在一旁皆战战兢兢不敢出言。

    吴安全在远处笑得眉眼开花,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周老九出手对敌,一时间对他更添几分敬重崇拜。

    “诸位,我可辱,太玄不可辱!”

    又是平平淡淡的一声宣告,却令对面众人皆感到风声鹤唳。

    “我......我怎么感觉他不是人......”

    “别瞎说,不是人还能是啥子?”

    “我......我感觉他就是这座太玄山!”

    随从刀客里窃窃私语,姜十二闻言并未喝骂,因为此刻他也有这种感觉。

    姜十二仔细将周老九打量一番,半晌后缓缓点头收起几分傲气,却不曾将自己的杀戮戾气收敛半分。

    “难怪我的宗虎砍不动,你奶奶的竟把自己炼成了一座主峰!”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鸠摩和尚亦是双手合十。

    “贫僧早对太玄经有所耳闻,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以精血养育山峰闭锁精气,以山峰反哺修士浑然天成,的确是古往今来都罕见的修行法门,不过此法应当只在太玄山中方能有最大威势,一旦离开此山,周道长便失了自家道场,贫僧说得可对?”

    周老九闻言毫不避讳,点点脑袋继续立地如松。

    “三如大师高见,二位修为高深老头十分佩服,可太玄山乃祖宗基业不可毁坏,若想缉拿我家二徒儿,可等他出关后亲自登门谢罪,切勿再肆意破坏这山川荒泽,我们太玄实在是经受不住更多波折了。”

    “他奶奶的,几句话就把你徒儿卖了,你这师父倒也忒罕见了些!”

    姜十二本就是流寇秉性,周老九这番爱死物不惜活人的做派很合他的胃口。

    “老头我已经说过,我只在乎祖宗留下的太玄基业,冲儿这孩子本也是个苦出身,奈何前不久已经招惹了一群同道击穿了太玄,我也不想再因他一人,而对太玄山再造成任何损伤破坏。”

    周老九说着绝情的话,可身子依旧挡在洞口塌方外不曾移动半步。

    鸠摩和尚看出了他的心思,当即双手合十吟吟浅笑两声。

    “周道长大智若愚,这番城府着实是令人钦佩不已,你若是不在乎这徒儿,大可让开让我等废了他的源炉,又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看来正道中人一如既往地虚与委蛇。”

    姜十二闻言亦是大笑,举起手中长刀浑身鬼气缭绕,朝着洞口外的周老九又斩出一道黑色长虹!

    “废话那么多干嘛,藏阴刀第二式——奎狼!”

    一道迅如疾风的黑亮刀气纵横匹练,化作一只鬃毛浮动的健硕贪狼撕裂面前大地。

    这一刀很明显要强于上一刀很多,大地直接凹陷龟裂出一条深邃长沟,剧烈的罡风伴随着狼牙般锋锐的刀气撕裂周遭空气,一道道宛若涡旋的恐怖涟漪搅乱周老九的视野,势要将其连根拔起连人带山全都片甲不留!

    与此同时,一旁的鸠摩和尚此刻也结印出手。

    他根本不在乎公平对弈这种基本公理,对这位生吃活人血肉的鬼僧来讲,在最适合的情况下出手拿下猎物才是重中之重。

    周老九继续运转太玄大道,很明显对这一刀依旧有自信能够全盘接下,谁知刚一运功便感觉有些不对,一张老脸亦霎时苍白如纸!

    “这是......域界?”

    面对惊愕出声的周老九,鸠摩和尚此刻收起了往日的伪善,一时间笑得狰狞狂悖凶相毕露。

    “周道长果然慧眼如炬!虽说贫僧已经堕境到藏境大圆满,无法再施展宗师境的小无相世界,可域界运行法门的感悟依旧烂熟于心,眼下贫僧虽不能将你直接拉入域界,但凭借破域之力阻断你与太玄山的大势联系倒是不难!”

    果然,此刻的周老九瞬间身形垮塌几分,整个人萎靡不振又恢复了以往的老迈状态。

    他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凛冽的刀锋,没有太玄山水大势加持下的老道士宛若待宰羔羊,在野狼呼啸的扑面刀光里面色发黑,已然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必死绝路!

    “哈哈哈老牛鼻子!没了太玄山你什么都不是,老子这就把你先剁成肉糜碎屑,然后再把你两个徒弟剥皮抽筋,享受痛苦吧,仰仗山势的老不死废物!”说说520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