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开元盛世 > 正文卷 第一章 石淙山摩岩石刻

正文卷 第一章 石淙山摩岩石刻

推荐阅读: 掌门仙路   捡到一个神光棒   王者风暴   我不会武功   千机殿   禁区之狐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   绿茵超巨星   末代驸马   我在1994   我的金手指是丧尸   宋牧   星空寻道记   司礼监   法海想还俗   三界红包群   妻在上   前浪  

    大唐河南府汜水县,谢家老宅。

    谢直枯坐书房之中,看着书桌之上的一本书法摹本,一脸苦笑。

    即便已经三天了,他依旧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竟然穿越了!

    难道因为原主也叫“谢直”,所以他穿越了?

    还是因为法律史研究生不好找工作,还没毕业穿越了就当做解决就业了?

    行,就算是穿越了,好歹也给个像样的身份啊,你看看现在,汜水谢家谢三郎,勉勉强强算是一个豪强家的子弟,吃喝倒是不愁,可是全是家族提供的,单独提到他自己,那叫一个穷!

    谢直穿越之后,用了三天时间在谢家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整整三天啊,就找到一本石淙山摩崖石刻的摹本,还是早早过世的便宜老爹留下的唯一物件,这便是属于谢直本人的唯一资产了。

    “三郎,在呢吗?”

    就在此时,书房外突然又声音响起,不等他说话,对方已然推门而入。

    原主的二叔母,柳氏,消瘦、颧骨有点高,看起来有些刻薄。

    谢直一看,无奈起身,“见过二叔母。”

    不起来真不行啊,大唐礼法还挺严,见到长辈必须行礼,要不然绝对收拾你没商量。

    再者,谢直早早父母双亡,整个谢家说是谢直的祖父当家作主,其实主要管事的权力全部落在二房的手上,具体一点,在谢家管事的,就是眼前这位二叔母。

    “快坐下,快坐下,你这伤刚好,可不能再反复了……”柳氏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可不是我说你啊,你今年也十八了,再过两年就算是成丁了,做事还是要沉稳些,别想起一出是一出。

    就算你要去石淙山游玩,也得带着几个老成的家人部曲啊,你倒好,跟谁都不说,带着你舅舅家那两个傻小子就去了,你们几个啊,就没一个靠谱的!

    结果怎么样,从石淙山上滚下来了!

    这次也就是你运气好,昏迷了三天,终究是醒过来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老爷子老太太还活不活了?

    再说了,你那是什么表弟啊?一个眼大,一个嘴大,都大得吓人,他们啊,整个就俩傻子,看着你从石淙山上滚下去,愣是跳下去救人,他们就不知道找人下山绕路啊?要是自己伤了怎么办?咱老谢家还得陪他人命不成?

    我看啊,你还是少和他们来往吧!堂堂的谢家三少爷,跟着他俩傻子瞎混什么?”

    柳氏这嘴太快了,当当当一顿喷,谢直愣是没插上话儿,只得点头苦笑,心中却在暗自腹诽,这话说的,什么叫俩傻子?两个表弟看到自己遇险,不顾安危跳下山涧,这才是真正的奋不顾身,怎么到了她嘴里变成这样了?不过谢直也知道二叔母和自己亲舅舅家向来不太对付,有事没事还得挑刺呢,更别说这么大的事情,算了,不理她也就是了。

    柳氏说着,已然走到了谢直的书桌旁边,嘴里说着话,眼睛却瞄向了书桌,那里正是唯一属于谢直的石淙山摩崖石刻。

    “呦,这字写得还怪好看的,给你二哥送去吧。”

    说着,伸手就要去拿书桌上的摹本。

    谢直一愣,随即出手,一把按住了摹本。

    柳氏抻了一下,没动,脸上就有点僵。

    谢直脸上笑容依旧,手上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二叔母,二哥身在洛阳国子监求学,身边全是书法大家,这区区一本石淙山摩崖石刻的摹本,就不用给二哥送去了吧?再说了,二哥明年就要参见科举考试,就算现在开始练字,恐怕也来不及了吧?”

    “嗨,这不是你也不看嘛?”

    柳氏说着,手还搭着摹本,没松开。

    “你们大房的的兄弟两人,不都是习武了吗,你大哥算是习武有成,老爷子直接安排他到陇右从了军,你不也是一样,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的,什么时候看过书写过字,要不是你二叔在家的时候拿着棍子逼着你,恐怕你现在还不识字呢吧?

    你二哥就不一样了,从小就体弱,我倒是想让他跟着老爷子习武,可是他身体不成啊,他啊,也就喜欢看看书写写字,这不老爷子就放话了,让他习文,也是盼着咱们谢家在你们这一代文武双全不是?

    再说了,什么大房二房的,不都是咱们老谢家?你们兄弟三人,不都是按照年龄一个大排行下来的?你习武,他从文,所以,这些书啊字啊,不都应该给他么?

    三郎,二叔母可得跟你说清楚了,你二哥从文乃是老爷子开了金口的,咱们老谢家可得全力支撑才是,别说是一本什么摹本,就是把这个家里所有带字的东西都给他送过去,那也是应该!

    这个道理,就算是在老爷子老太太面前,二叔母也是这么说!”

    柳氏说着,一边盯着谢直的双眼,一边手上用力,就要把摹本抽走。

    谢直笑容不改,手上却依旧没有放松。

    柳氏还是没有抻动,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谢直看着她脸色变化,心中不由得冷笑,这位二叔母啊,持家这方面算得上一把好手,就是太护犊子了,只要和她亲生儿子、谢直的二哥有点关系的事,绝对得把便宜占够了才成,二哥从文了是不错,但是也用不着把谢家老宅的书房都给搬空了吧?现在倒好,还把主意打到他手上唯一的一本书法摹本上了,就这,还恬着脸说什么都是老谢家,整个谢家里面,也就是她把大房二房分得最清楚,也就是原主一直看在二叔教自己识字的面上不愿跟她计较,想不到她还变本加厉了。

    谢直心中恼火,脸上却不变声色。

    这要是别的,也就算了,但是这本摹本,不行!

    这本摹本,不但是谢直唯一拥有的私人物品,而且价值很是不凡。

    石淙山摩崖石刻的摹本,本是大唐书法名家薛曜的作品,由原主的老爹亲自临摹出来的。

    薛曜乃是大唐书法名家褚遂良的高徒,在褚氏书法的基础上,更加强调用笔“瘦、硬”,形成了自家的独特风格,经过后世的不断演变,在宋徽宗赵喆的手中发扬光大,形成了一种新的字体,这便是大名鼎鼎的“瘦金体”!

    提起薛曜,一般人还真不见得知道,要不是谢直前世酷爱书法,又最喜欢瘦金体,还真不见得知道这位“瘦金体之祖”,

    石淙山摩崖石刻乃是薛曜书法的集大成之作,号称瘦金体的祖本。

    这幅摹本,对于一个谢直这个前世的书法爱好者来说,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摹本”能够概括的。

    “二叔母,非是侄儿和您计较,乃是这幅摹本是先父遗物,不得轻动!

    侄儿和先父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侄儿才七岁,先父就曾拿着这一幅摹本命令侄儿好好用功习字。

    先母在世的时候,也曾多次拿着这幅摹本思念先父。

    先母还教育侄儿一个道理,东西贵重与否,无所谓,但是,只要是你的,你就得留住了,你愿意给别人,可以,但是别人不能抢!”

    柳氏听了谢直提到“先父”、“先母”、“遗物”,脸上不由得讪讪,不经意地就松开了书桌上的摹本。

    然后才反应过来……

    这小子说什么呢?你娘想你爹的时候,不说你爹如何,说什么别人不能抢?这都挨得着么!?你还怕有人抢你爹是吗!?

    柳氏一瞬间气得满脸通红,却又说不出来什么,毕竟这幅摹本就是谢直的,还是那个死鬼大伯的遗物,真要是到了谢家老爷子面前,恐怕老爷子也不能强迫谢直把它让出来。况且,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什么叔母抢夺侄儿的东西,还是先大伯的遗物,这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谢直却不管她的内心戏,手脚麻利地收起摹本,一脸笑容,那叫一个真诚。

    “二叔母,不知您这次来,是……”

    柳氏看着谢直,狠狠翻了一个白眼,这才没好气地说道:“没别的事,就是老太太听说你醒了,非要过来看看,你也知道老太太腿脚不好,我给劝住了,她还是不放心,这不,非要让我来看看你好了没有……

    行了,看了就行了,我去回禀老太太,说她家三孙子大好了,不但什么事都没有,还学会不阴不阳地怼人了……”

    说着,又狠狠甩下一个白眼,直接走了,却不想,在门口与进门之人撞了个满怀,被撞得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谢直一看,来了两个人,一个眼大,一个嘴大,正是舅舅家的两个表弟,牛佐和牛佑。说说520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