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历史军事 > 隋末之万钧之势 > 正文卷 第七十四章 罚酒

正文卷 第七十四章 罚酒

推荐阅读: 天幕之下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权臣家有神医妻   绝地反鸡   醉堂春   我在大唐有后台   保护我方辅助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八零甜妻萌宝宝   南明第一狠人   我可以点化诸天   女神的超级赘婿   都市无敌战神   慕先生的小骄傲   玄幻模拟器   重生之狂暴火法  

    长孙抬起手指在小兰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这傻丫头就是一个没长心的。以后还想让她管理后院,现在看是没有指望了。“世兄,舅母说要找几个以前在宫中做过事的老人,我没好拒绝,不过我告诉舅母,后院的事,我自己能处理,也用不了那么多人。”长孙对于娘家里上上下下热心过头的举动感觉到有些头疼。要是这雍国公府上,里里外外全都是舅舅一家安排进来的人,这也太不像话了。

    姜万钧到是对此并没有多心,现在热心过头又不止高士廉一家,“人如果送来了你就先留下,手底下总要有使唤的人帮你处理一些琐事,剩下的慢慢再说。”

    姜万钧根基浅,又没时间自己培养,暂时只能先这样。

    看了一眼正在吃东西的李秀宁,姜万钧摇了摇头,丘和从江都回来之前,他是不会放人的。随着李轨势力的覆灭,他姜万钧的名字应该已经传遍天下了。不管大家背地里怎么议论,终究有一个事实他们必须承认,那就是姜万钧成了争夺天下的竞争对手。拉拢或者打压,都只是手段,目的却没什么分别,无非都是为了消灭竞争对手。

    李秀宁的身份就决定了,姜万钧不可能像对待寻常女子那样对待她,就像李秀宁不会像看待寻常男子那般来看待姜万钧一样。

    姜万钧拍了拍长孙的手,然后站了起来,这会儿他总算恢复了一点精神。

    “走了,去霍方家凑凑热闹去。”

    要论忠诚度,霍方肯定当仁不让的前两名,但也正因为如此,姜万钧希望在自己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维系着互相之间的私人感情。一旦事事都要公事公办,那他就要朝着孤家寡人的方向走了。

    姜万钧这次没有坐马车,三十余骑穿街过巷,来到了霍方的家门口。门口已经有十几人在等候,姜万钧的视线在霍方,颜文远,姜孝恪,冯治庭四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视线停在了霍方妻子的身上。他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霍方的妻子已经怀有身孕。

    “拜见雍国公……”

    见到姜万钧翻身下了马,霍方带着众人躬身施礼道。

    “大冷天都等在这干嘛?都进去吧,你们皮糙肉厚不怕,别冻着孩子。”姜万钧走到霍方跟前拍了拍霍方的肩膀,“等孩子出生了,就赶车去我那取礼物,观音婢都已经准备好了。”

    “嘿,有我的没?”霍方顺杆子往上爬,根本不知道谦虚是何物。

    “有,不过可能就一张纸,要不要?”

    “要,要。”霍方岂能不知道一张纸代表着什么。

    “现在没有,赶紧都进去吧!怪冷的。”姜万钧如果封了王,霍方等人肯定也要论功行赏。国公不用想,郡公和县公姜万钧肯定不会吝啬。

    “雍国公一到,我们立刻觉得暖和多了,不冷。”姜孝恪顾不上老脸,一脸献媚。

    “是啊,是啊,自打雍国公到了赤水城,这整个赤水城的冬天都不冷了。”冯治庭也不甘落后。

    两人身边的颜文远,脸色涨得通红,但奉承话却没能鼓足勇气说出口。

    麻蛋,冬天不冷是好事吗?不过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可能是好事。

    姜万钧虽然还不至于对拍马屁这种事免疫,但也不会被人两句话就忽悠瘸了,一边和大家打着哈哈,一边带人众人迈进了大门,没资格去门外等候的女眷纷纷过来见礼。

    姜万钧只是大致看了一圈便收回了视线,话说在整个赤水城,想找到比霍方家还热闹的地方真不容易。赤牛,白山,颜文远都没成家,而且他们不像霍方那样喜欢四处结交朋友。李刚,魏征就更不用说了,姜万钧去了想讨杯酒喝都费事。

    进入大堂,众人分宾主落座,姜万钧自然是当仁不让被请到了主位上。

    姜万钧看着下边坐着的两位族长,两位族长也看着他。姜万钧笑了下,出声揶揄道。“姜孝恪,冯治庭两位族长,上次姜某问你们二位愿不愿意做官,被你们拒绝了,怎么,听说你们后悔了?”

    他到不是故意让两人难堪,不过有些事他要是不主动提起,底下人心里总会留下个疙瘩。说开了,也就不是什么大事,人总要往前看的不是吗?

    “是,回去之后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姜孝恪一脸羞愧道。

    “雍国公有所不知,姜族长回家之后被他父亲关到羊圈里抽了好几鞭子,骂他有眼无珠,大逆不道。”冯治庭“落井下石”道。

    “胡说,我父亲都死多少年了,你这可是欺君之罪。”姜孝恪脸色铁青反驳道。

    众人哄堂大笑,姜万钧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他还在奇怪姜孝恪哪又冒出来一个父亲,听到姜孝恪的话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可能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还请雍国公恕罪。”冯治庭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嗯,大家觉得该怎么罚他?要不,罚酒三杯怎样?”姜万钧给事情先定下了基调。

    “太便宜他了,应该罚他喝三坛。”这回轮到姜孝恪“落井下石”了。

    “雍国公罚的酒,就是喝死,老冯也高兴,你姜孝恪想受罚还没资格呢!”

    “你,我姜孝恪绝不会让你专美于前,雍国公,姜孝恪请求自罚三坛。”

    姜万钧也知道二人是在自己面前演戏,也愿意配合。

    “好。准了。”

    “谢雍国公赏酒。”姜孝恪和冯治庭也是人精,见姜万钧没有追究的意思,赶紧把罚改成了赏。

    “老牛怎么感觉,他们是趁机来打劫霍方家的酒窖来了,没看霍方脸都绿了吗?”赤牛打趣道。

    下边人再次笑了起来。

    随着姜,冯二人的问题解决,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姜万钧并没有坐太久,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借着不胜酒力由赤牛搀扶着去霍方的书房醒酒去了。他不离开,大家很难真正放得开,他过来更多是为了表达一种对霍方支持的态度,目的已经达到,还没有一醉方休的时候。

    到了霍方的书房,姜万钧带着微微醉意,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霍方这个书房几乎就是个摆设,一看就知道没怎么用过。说说520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