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武侠修真 > 绝命技师 > 第十二章 遇到绿茶了啊

第十二章 遇到绿茶了啊

推荐阅读: 伏天帝   文明之万界领主   极品神印少主   乡间轻曲   武道天帝   都市最强仙尊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霉运阴阳眼   上门狂婿   终极小村医   我的1990   少年风水师   天才小农女:学霸军少宠上瘾   武道战神   遇事不决开个光   一剑朝天   傲月天章   神魂武尊  

    藏剑院,名字相当的高大上。

    不用多说,肯定是那个武道天赋超群的苏家大小姐取的。

    虽说苏小姐长得平平无奇,但架不住武功高啊,这个优点就连陈水也没办法硬生生的给她抠掉。

    白天已经见识过李淳那帮护卫的能力,比他们都强的大小姐岂不是能移山填海

    陈水一路走进院中,发现这就是上次春月带他过来见到“苏香寒”的地方。

    “表妹也喜欢练功啊,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将会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他小声嘀咕着走进院中。

    刚踏入院子里,咻的一声,一道璀璨无华的剑气便朝他面门飞了过去。

    “艹。”

    陈水只来得及骂娘,随后干脆就闭眼等死。

    刷,

    悄无声息的,一道身影横档在陈水面前,徒手将剑气挡了下来。

    “谁乱犯贱的伤到姑爷咋办呢”陈水惊魂未定,低声咒骂了句。

    “是我。”挡在面前的人转过身,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面前站着的是位二十上下的少女,身着淡雅青衣,身姿修长而柔韧,香肌玉肤,淡扫娥眉,黑白分明的瞳眸中,仿佛秋天的湖水一般清澈,丝光不染。

    她和秦幽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

    如果说秦幽林是清冽甘甜的泉水,那她就是香醇的烈酒。

    “这压根不是什么宋姑娘,而是苏香寒。”

    不知道为什么,陈水的第一反应就是面前这个女人才是苏香寒,那个苏桦的掌上明珠,他的未婚妻。

    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是苏香寒。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陈水紧紧的盯着她,忽而笑道“你就是那个姓宋的表妹吧我是你表姐的男人。”

    苏香寒楞了下,默默转身。

    “也不知道打声招呼吗”陈水盯着她的背影,淡淡说道“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我看你的剑气中满是急躁之意,实在是落了下乘。”

    苏香寒停住脚步,没有回头,低声回道“你懂武功”

    “我不懂,我也懂,你懂我的意思吗”

    陈水自来熟的上前,“知道曼陀山庄的王语嫣吗她也不会武功,可她却能指点南慕容,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读过的武功秘籍比谁都多。”

    “王语嫣是何人南慕容又是何人”苏香寒想了想,确定不认识这么两号人物。

    “过来坐,我慢慢讲给你听。”

    陈水自顾走到院中的亭台中,长袍一撩,四四方方的坐下。

    苏香寒犹豫片刻,收剑跟上,坐在他的对面。

    月光下,一张和南宫幼有几分相似、少了几分娇媚多了几许英气的脸清晰的展现在陈水面前。

    “要说到王语嫣,就不得不说段誉了,话说”

    陈水斟酌了番措辞,组织好语言,根据前世刷过数遍黄日华版乔峰的宝贵记忆,用通俗易懂的话开始讲了起来。

    说书人高低起伏的表述方式被他展现的淋漓极致,该高潮的时候绝不含糊,抑扬顿挫,讲的险象环生,高潮迭起。

    苏香寒静静听着,不时皱眉思考。

    陈水很快讲到“水榭听香,指点群豪”的那场戏。

    这一段打斗戏十足,青城派和秦家寨间的武功王语嫣均是了如指掌,神什么五虎断门刀、青字九打什么的武功在陈水夸张的加持下变的更加牛逼,浑然如同加了个五毛特效。

    “好了,天色晚了,你表姐该担心我了,下次再和你讲。”

    恰到好处的时候,陈水停了下来。

    尽管陈水很想和苏香寒多待会儿,但欲擒故纵吊足胃口才能抱得美人归的道理他再明白不过,反正故事很长,以后有的机会讲。

    借着这个名目,他还可以多和苏香寒接触。

    苏香寒想起那日和宋君雅说的玩笑话,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当下也不点破,只是问道“你喜欢表姐吗”

    “当然喜欢啊。”

    陈水不解思索的回道。

    “哦。”

    “下次见。”

    陈水起身准备离去,临去前说道“从十年前见到她就开始喜欢了,所以,你没机会的,不要多想啊。”

    说完,他挥挥手,迅速消失在院中。

    “是吗”

    苏香寒平静的脸庞上起了一丝波澜,而后低声自语道“可你没认出我。”

    “狗几把的,差点被骗了,真是天意啊。”

    陈水回到住处,越想越气。

    敢情他遇到个绿茶了,宋君雅冒充苏香寒接近他,真是臭不要脸。

    估计应该是馋他的身子,下贱。

    不过在想到苏香寒时,陈水又流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

    “也不知道秦幽林在干什么。”

    美滋滋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大早,陈水换了身南宫幼给他新做的浅色长袍,带着狗腿子李淳出了门。

    秦老汉的煎饼摊子风雨无阻的出现在了老地方,只是秦老汉和秦幽林都不在。

    “今天休息啊不会是卷钱跑了吧。”陈水一脚踢在摊子上,一脸不爽。

    “要我去追吗”一声不吭的李淳问道。

    “追个屁啊。”

    陈水被李淳的耿直气笑了,转过身却看听见煎饼摊子下一阵淅淅索索的响声。

    紧接着,秦幽林从摊子下钻了出来,手里还拽着一袋面粉。

    “没没跑。”秦幽林低着头小声回道。

    “那你躲什么不是想跑是什么”

    陈水质问道“就是心里有鬼,不然怎么不敢抬头看着我”

    “不不是的。”

    秦幽林挣扎片刻,缓缓抬起头,一双桃花眼中布满水雾,“爷爷生病”

    “那你出来干什么”陈水语气中满是苛责。

    “药费不够。”秦幽林重新埋下头,“我马上做”

    “还做个屁啊。”

    陈水一把掀开摊子,攥住她的手带到近前,阴沉着脸往前走。

    秦幽林张了张嘴,“别这样放过我”

    “脾气可真臭啊。”

    后边的李淳摇摇头,“不就是没做饼吗”

    这样的纨绔子弟他可得罪不得,只能深叹了口气,紧随其后,打算及时收拾烂摊子。

    陈水一路拉着秦幽林到药铺,问道“请大夫了吗什么病”

    秦幽林偷看了眼铺子,正是昨晚秦老汉生病时她跑来请的那一家。

    因为出诊费不够、夜深路远的原因,妙手仁心药铺的许大夫不愿出诊,直接回绝了她。

    “问你话呢聋了啊。”陈水一脸不耐。说说520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c